7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央视【东方名家】系列光碟《实战网络销售》张有为讲师,集8年的企业网站推广、网络营销策划和网络营销实战经验,先后为两万多家中小企业成功实施了网络营销培训。
 
详细企业介绍
【奥鹏网商学苑】??? ??????奥鹏网商学苑是由上海奥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网商张有为先生创立并亲自授课,为中小微企业与个人做网络营销的落地执行系统和网上操作实战技能培训,经过2~3天或1~3个月的实战 更详细
  • 行业:网络营销/推广服务
  • 地址:上海市南汇区沪南公路2729弄1125号
  • 电话:021-51099317,18616850390,QQ群53150199
  • 传真:021-51099317
  • 联系人:张有为 先生
公告
2011年在东方名家开讲《实战网络销售》并发行光碟。2013年在深圳、温州及上海通过网商总裁班,带领60个老板,保姆式传帮带一年,现招收老板学员中……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ali15866693137
员工
yxueting
供应商
sdpyyzc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香港论坛高手免费资料

揭秘夏朝:夏朝的国号不是“夏”而是“下”字假借?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2-05-08   阅读( )  

  夏朝存不存在,一直是焦点话题,盖其原因在于中国考古上没有找到“夏”,最应该记载“夏”的甲骨文中,倒是发现了“夏”字,但这个“夏”字只用作姓氏,并不代表某个势力的名称。鉴于考古无“夏”,于是“周代杜撰夏朝说”、“夏朝在巴基斯坦”等甚嚣尘上。

  不过,考古没有发现确凿的证据,就代表夏朝不存在吗?其实,对于古代文献中已有的记载,应该秉持“不能证明其虚假就相信其真实”的原则来看,判案是“疑罪从无”,这应该“疑罪从有”。因此,“周代杜撰夏朝说”不能成立,没有证据显示周朝虚构夏朝,周朝也没有理由虚构夏朝。

  更为重要的是,甲骨文中并非没有夏朝踪迹,就目前来看,至少有两个:一是杞国,甲骨文中多次记载的杞国,周朝文献上指出是商汤灭夏之后,将夏朝后代封于杞地,孔子还曾亲自拜访杞国考察夏礼;二是土方,武丁时期的甲骨文中多次记载土方,这是一条重要线索,本文重点谈论土方,www.757576a.com,这个方国可能是“夏朝的小朝廷”。

  武丁是商朝中兴之主,夏商周断代工程将武丁在位时间定为公元前1250年—公元前1192年,甲骨文最早记载的就是武丁时期卜辞。

  根据甲骨文记载,武丁任内遇到严重危机,西北一个叫“土方”的方国,经常侵扰殷商,给殷商统治带来巨大的威胁,于是武丁不时兴师讨伐。每次征讨土方,武丁都全力以赴,出兵最少也是“登人(召集部队)三千呼伐土方”,出兵最多达“共人五千伐土方”,多数时候武丁亲征,其中一位部将叫沚。最终,经过三年征伐,武丁杀死土方首领,土方归顺商王朝,土方领土变成了商朝的“北土”,之后武丁还经常视察土方,卜辞里记载为“王省土方”。

  现代学者研究发现,土方总体活动范围在山西西北、陕西、内蒙包头等一带,其中核心应该在山西北部。1929年,郭沫若写的《土方考》中,认为土方在殷商的西北,疆域在包头附近,文献中的朔方、驭方等,其实就是土方。1930年,郭沫若又写了《夏禹的问题》一文,主要探讨夏朝的历史,其中认为土方疆域在山西西北,或包头附近地。

  甲骨文中的土方,代表的是一个国家,一度曾是殷商的生死大敌。在先秦文献中也有“土方”,只是看起来“土方”不太像一个国家。

  《诗经·商颂·长发》记载:“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汉代郑玄在所作《〈毛诗传〉笺》中指出:“禹敷下土,正四方,定诸夏。”

  《楚辞·天问》记载:“禹之力献功,降省下土方。”汉朝王逸注解:“言禹以勤力献进其功,尧因使省迨下土四方也。”

  《尚书·舜典》记载:“帝釐下土方,设居方。”疏云:“帝舜治理下土诸侯之事,为各于其方置设其官,居其所在之方而统治之。”

  这些记载非常特别,“下土方”三个字似乎含有歧义,因为既可理解为“下土”,又可理解为下“土方”。

  甲骨文没有出世之前,古代学者说得很清楚,就是“下土”,比如“禹敷下土”、“帝舜治理下土诸侯之事”,尤其是后一句的“下土诸侯”,明显就将“下土”与“上天”对应起来。“下土”又称“下地”,比如《书·金縢》记载“乃命于帝庭,敷佑四方,用能定尔子孙于下地”。因此,“下土”就是指与上天相对的地方,是一个宽泛笼统的地域概念,泛指与上天相对的所有地域。

  甲骨文出土之后,人们发现商朝有“土方”之国,正好与文献中可以印证,于是包括郭沫若、胡厚宣等很多学者认为,文献中的这些记载应该理解为下“土方”,下是动词。郭沫若在《夏禹的问题》一文中指出:“‘禹敷下土方’当为禹受上帝之命下降于土方之国(即后之华夏、禹迹、禹甸、禹域),以敷治洪水。”

  根据文献记载,商汤灭夏之后,夏人分为三支:第一支留在中原,被封在杞地——杞国,一直延续到了春秋时期;第二支南下

  南巢,相传是被商汤流放,后续不明;第三支北上,司马迁认为后来成了匈奴之祖,现代学者研究发现匈奴另有发源。但司马迁不会没有缘由地编造夏人北逃,因为

  周人就是夏亡后逃到西北的,可能是与夏人一起逃跑的,那么甲骨文中的土方是不是北上的夏人这一支?

  甲骨文显示,土方居住在卜辞中所言的“唐土”,而唐地在如今山西河汾之间,翼城一带,相传是帝尧封地。甲骨文中说“唐土”,极有可能是指“唐土”连称,“土”即夏方,“唐”是古唐国。因此,《左传》中又称这个地方为夏墟,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文献中记载,无论是“下土方”,还是下“土方”,都说明甲骨文中的“土方”与大禹关系密切。而且,历史上的地名“朔方”与“土方”读音接近,地理位置存在一定的重叠,显然也不会是无缘无故的。

  总之,根据土方的文献与考古记载,郭沫若、胡厚宣等学者认为土方即夏朝,甲骨文中的土方无疑是夏朝的小朝廷。

  第一种解释认为夏朝本来就叫“土方”。学者胡厚宣在《甲骨文土方为夏民族考》一文中指出,“土通杜、杜通雅,雅通夏,是土即夏也”,说到底夏朝本来就是“土方”,只是周人对夏朝称呼描述出现了变化,从“土”变为了“夏”。但这一说法很难让人信服,原因很简单,“土”、“夏”古音虽然同鱼部,但是一为舌头音的透纽,一为牙音的匣纽,差异还是比较大的。

  第二种解释认为夏朝本来叫“下土方”。文献中说“禹敷下土方”,应该理解为大禹治水泽被万民,进而受天帝之命“奄有(占有)下土”,成为下土之主,成为天下最高的领袖,有点像“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的意思,因此大禹的国家就叫“下土国”。无疑,这是一种自吹自擂、盲目自大的行为,却很符合时代特征。因而,学者杨宽在《说夏》一文中认为,夏朝的“夏”实为“下”的假借,夏后即下后,夏朝统治者称“夏后氏”为下土君主的称呼。

  《书经》记载“冕服采装曰华,大国曰夏”。或许,大禹的“下土国”之“下”与“夏”读音,兼之都代表辉煌大国,所以周朝称之为“夏”。

  从逻辑上来说,下土之国应该才是夏朝,但还是原先的疑问:为何甲骨文中不称之为“下土方”,而称之为“土方”,又为何周人称之为“下(夏)”?

  原因很简单,大约是周人是夏人铁杆附属国,夏亡时跟随夏人逃往西北,沿用了夏人的“下”之自称而写作“夏”,灭商之后也自称“夏(下)”或“有夏(下)”。但夏族是商族的敌人,夏人自称“下土国”,已经取得天下的商人肯定无法接受,于是可能将之简称为“土方”,意思是一个地方政权。除此之外,商朝称之为“土方”,还可能是为了区分与贬低,比如商朝本名是“商”,但商亡后周朝官方称“殷”几乎不称之为“商”,不称商朝末代帝王正名而称之为小名“纣”,商朝称夏朝的小朝廷为土方与之一个道理。

  说到底,不同的族群对夏朝的称呼可能不同,犹如某一个人的姓名,有人称他小名,有人称他某先生,有人称他名字,有人称他字号,经过数千年的漫长岁月之后,后人阅读时可能认为这是几个人,但实际上只是一个人的不同称呼罢了。

  关于周人是夏人附属,《国语·周语上》记载祭公谋父说:“昔我先王世后稷,以服事虞、夏。及夏之衰也,弃稷不务,我先王不窋用失其官,而自窜于戎狄之间。”可见,周人也承认自己曾是虞和夏的属国,本来不在“戎狄之间”,只是在夏朝衰亡时逃去的,“戎狄之间”显然就是周人曾居住的陕晋等地。

  当然,“土方”或“下土”是不是夏朝,如今还有不大的争议,但历史没有无缘无故的巧合,所有的所谓巧合的背后往往都有内在的联系,甲骨文记载商朝大敌土方,周朝文献又记载“禹敷下土方”,福坛福论心水,说两者毫无联系估计很难让人信服,说两者相同又的确存在一些疑问,只能说希望有进一步考古发现揭开这个历史谜团吧。

  参考资料:《史记》、《诗经》、《尚书》、《再论卜辞“土方”与夏人的相关问题》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